下午她不停傳line來解釋

我狠下心已讀不回

在心裡連番咒罵

 

後來看到她說弟弟和女友離開了 她也要回去她住的地方

我突然想到 我和弟弟都有人支持、安慰 可以抱怨 發洩怨氣

但她呢?

長年沒有和朋友、親人往來的她

總是獨自面對一室空寂 或是看電視試圖轉移注意 嚥下情緒

情緒在她身體吸取養分 日漸茁壯 她卻充滿蟲害 日益枯萎

我突然衝動 回了 我找完報告資料 晚上去找妳

不管她後面如何拒絕 說不想再吵架云云

 

門一開

眼前這個步履蹣跚 向我走來的身影 令我微微一顫

我沒有做出在來的路上腦補時的擁抱 也說不出任何噁心的話

面無表情地 要求她在沙發上坐下 

接著要她張開嘴 滴入急救花精

跟她說 今晚想哭就好好哭 想崩潰就好好崩潰 不然悶在心裡會生病

不待她回應 我將她轉過身面對我 把電視聲轉大

我努力靜下心來給予靈氣 並配合按摩 

 

不知過了多久 她動了動 我知道時間差不多了

我說句我要走了之後 便自行開門

她迎上前來 我依然沒有擁抱 只是轉過身 繼續踏上自己的旅途 

 

文章標籤

父母關係 靈氣療法

全站熱搜

Mon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